裴周玉回忆刘志丹牺牲全过程:在前线中弹牺牲

2020-08-01 22:47:02 作者: 裴周玉回忆刘

  近几年笔者在采访红色旅游中,曾几次听到有人议论刘志丹是怎样牺牲的。由于真相不明,还引出了许多猜测,如有的说,“子弹是从刘子丹背后打来的,他死于自己人之手”;甚至有人信口开河地说什么,“毛主席为了排除异已,排人暗杀了刘志丹。”

  为什么人们要议论刘志丹?显然他太重要了,因为他是陕北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与陕北革命领袖之一。特别是,当年毛主席、党中央率领红军经过两万五千里长途跋涉,最后落脚陕北,就是因为从当时一张国民党报纸上看到了“陕北有支共产党刘志丹领导的红军”这条消息,才决定到陕北的。从此,中国革命掀开了新的一页。如若不然,中国革命的历史就得重写。

  那么,真相到底如何呢?几年来笔者一直苦苦寻找、多处打听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。

  新年元旦刚过,笔者随着几位革命后代来到百岁老红军、开国老将军裴周玉家采访。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裴周玉竟是当年刘志丹烈士牺牲时一直战斗在身边的老红军战士,而且亲身经历了全过程。他和他夫人姚盼成向记者谈了当时的情况,而且拿出了一本2011年出版的裴周玉回忆录《开国将军裴周玉百年足迹》书来,其中《第五章 与刘志丹并肩战斗》就专门讲到了这一过程,终于让刘志丹牺牲的真相大白于天下!

  裴周玉老将军虽已百岁,可耳不聋、眼不花,思维清晰,记忆尚健。谈起当年的往事,历历如在眼前。

  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找裴周玉谈话,让他到刘志丹部队工作

  裴周玉将军说:

  “长征中,我随三军团行动。到达哈达铺后,我突然高烧39度以上,可白天还要行军。有一天下午,当在山坡上行走时,我连人带马跌到约有十几米深的悬崖下,顿时失去了知觉。三军团保卫局总收容队的战友们发现了我,把我救了上来。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艰难行军,到达陕北吴起镇。随后,我被送进永坪医院治疗。”

1_2010110110011947j5K_meitu_1_meitu_13_meitu_31_meitu_45_meitu_50.jpg

  “永坪是一个有100余户人家的小镇,住的都是窑洞。住进水坪医院后我这个南方人,头一次见到这样整齐、宽敞与冬暖夏凉的窑洞。我住的是一个石窑洞,内有一个能睡6-8人的大土炕,炕下能烧火。医务人员非常热情、负责,待病人态度很好,伙食也不错。特别是陕北农村中都不吃猪下水之类的东西,鸡也不吃,而我们这些南方伤病员却很喜欢吃,价格也很便宜,一付猪肝与猪蹄子只要几毛钱,这些东西对我们医院改善伙食帮了大忙。

  “人院后,医院想尽各种办法给我治疗腰伤。我因腰椎骨被摔断,不能直立行走,医生除让我吃中药丸外,还给我按摩,并让我自己锻炼。我每天由护士扶着在外行走,半个月后,我就能拄着拐杖自己行走了,腰也能伸直了。一个半月后,就完全恢复了健康。

  “1935年12月,为充实红二十八军的干部,西北局派人到永坪医院选调病愈干部,我是被选中的一员。当我到西北保卫局报到时,王首道局长热情接待了我,并命令我到陕北刘志丹领导的二十八军任军特派员(相当于司令部参谋长或政治部主任之职)。在西北保卫局住了几天后,王局长亲自将盖有大红印的委任状交给我,委任状是这样写的:

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西北政治保卫局

  委任令No.22

  兹委任裴周玉同志为西北政治保卫局红军第二十八军特派员。

  此令

  局长王首道

  1935年12月

  “第二天,我又接到通知,军委副主席周恩来要找我们谈话。在招待所等待的除我外,还有二十八军的参谋长唐延杰,团政委陈仿仁。我们能有机会直接见到周副主席,内心是多么喜悦啊!过去我们虽然聆听过他的几次演讲,但直接谈话还是头一次。我们既高兴而又心情紧张地等待他的到来。当我们几个人走进周副主席办公室时,他亲切地同我们一一握手,并询问了我们每个人的工作经历。而后,他从全国形势谈到红军的发展,再向我们阐述派去红二十八军的重要任务是去做好团结工作。他说:陕北苏区主要是红二十八军刘志丹等同志创建的,我们没有这块苏区作后方,困难就大得多。我们不能把他们当外人或‘土包子’,更不能排除土生土长的干部。要尊重刘志丹军长及所有干部战士,要当小学生,不能指手划脚。我们是客人,客人就一定要尊重主人,不能喧宾夺主。

 1/5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