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击疫情长租公寓免租争议 专家建议损失双方分担

2020-02-06 11:17:20 作者: 抗击疫情长租

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仍在蔓延,在人口流动限制及延迟复工的影响之下,住房租赁市场受到巨大冲击。

“通常春节过后都是租赁旺季,但受疫情影响,目前租赁人口锐减,违约情况有所增加,房屋空置率也在逐步提升,我现在手中的空房已有十余套,这两天基本没有看房的人,除我之外,我们店的其他人均处于放假状态。”2月4日,广州一名中介向时代周报记者无奈表示。

另一方面,由于假期延长,许多租客未能如期复工,房租压力加大。同时考虑到所租房屋空置,不少租客发出了免租呼声。

1月31日,广州市房地产租赁协会和广东省公寓管理协会先后发布致业主(房东)的减租倡议书,建议2020年2月1日-29日(疫情影响最大最直接的2月份)免租一个月,3月1日-4月30日租金减半两个月。

在此前的1月29日,深圳房地产中介协会也发出类似免租倡议书。

对此,不少长租公寓积极跟进。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乐乎公寓、窝趣轻社区、自如均发布租金减免等优惠措施。

但个别长租公寓的做法却引起了争议。2月3日、4日,几位蛋壳公寓房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 接到蛋壳单方面电话通知,受疫情影响,要求房主免租一个月,并延迟缴纳1月份房租。这令他们无法接受。

不仅如此,随着疫情持续蔓延,目前免租减租的讨论已扩大至个人业主层面。

时代周报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,有租客在提出减租申请后房东很快就同意。但也有部分房东表示,在疫情当下,大家都很艰难,如果租客实在有困难可以协商,不应该一味要求房东免租。

部分业主将诉诸法律

受疫情影响,本就下行压力巨大的长租公寓行业可谓雪上加霜。

“因为去年整体经济环境不好,多数长租公寓企业都是负重前行。本来指望年后能够回春,但疫情当头就是一棒,对很多企业影响非常大。”2月4日,乐乎公寓总裁罗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尽管承受不小经营压力,但在疫情当下,不少长租公寓也做出了相应调整。

2月4日,窝趣轻社区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在春节放假前,窝趣轻社区除湖北区域外的门店均为春节不回家的湖北籍租客免7天房租。湖北籍租客因为疫情的原因导致不能返回的,窝趣给予免责退租。

“退租资金将由项目投资人承担。” 窝趣相关负责人补充道。

罗意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目前乐乎公寓对所有武汉门店都做出了半月减租的安排。

“我们此次在武汉所有门店的免租额度接近100万。”罗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免租的费用将由公司承担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并非所有长租公寓都愿意自己承担免租带来的经济损失。

2月3日,天津蛋壳公寓的业主王晴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到现在为止,自己仍未收到2020年1月份的款项 。“我之前致电客服,客服表示,2月要加一个月免租期 ,所有房主必须免租30天以上,而1月的租金需要在疫情结束后才能打款。”

王晴的情况并非个案,近日,多位不同城市的蛋壳业主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接到了客服关于免租的电话通知。

“我说不可能,我不是租给个人,而是租给机构,况且我自己也在租房,我也要付房东房租。”2月3日,一位北京蛋壳业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自己未收到一月份房租,蛋壳还打电话让其免房租。

同日,另一位杭州的蛋壳房东也表示:“(蛋壳公寓)打电话来要求免一个月房租,说是因为不可抗力,如果我不同意,他们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。”

2月3日晚,蛋壳公寓发布《致蛋壳公寓租客的一封信》,信中指出,针对武汉租客,结合疫情发展情况,针对无法返城的租客,蛋壳公寓计划为租客返还一个月租金。同时,不同地区的租客将享受不同的租金补贴政策。

2月4日,一位天津的蛋壳房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蛋壳2月3日晚对外发布的是补偿租客租金,但今天接到客服电话却是需要房东免租。

2月3日、4日,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蛋壳公寓多位相关负责人电话,采访均遭到拒绝。

业主方的疑惑是,作为“二房东”,蛋壳公寓是否有权要求房东免租?

2月3日,北京国枫(深圳)律师陈威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,“蛋壳公寓是运营公司,作为承租人,应该按时、足额地向出租人支付租金。如果因为蛋壳公寓所属公司的工作人员不能按时到岗的,适当延迟我认为是合理的,但是单方面提出免租一个月,属于单方面变更与出租人签署的租赁合同,应当获得出租人的同意后方可实施。”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