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清平乐》中宋仁宗偏爱“不学尔曹向隅泣”,人生失意不过如此

2020-04-20 16:20:57 作者: 《清平乐》中

编者按: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。欢迎关注“书友文心”,共同交流!

追剧《清平乐》,看剧评,许多人对有着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忧国忧民思想的范仲淹出场的桥段颇多微词,从外在造型到演员本身,诸多质疑。有争议也属正常,不管是历史人物还是文学作品中的人物,一旦以作品的形式呈现出来,都会有主创者个人主观的喜好贯穿其中,作为观者,也会因个人人生遭际、人生体验之不同,而会产生不同的观感。

历史上的范仲淹,治学严谨、为官清廉,举贤任能,宽厚仁爱,且乐善好施,也常教育子女要修身正心,积德行善,因此也成就了范氏一族清廉质朴的良好家风。

《清平乐》中范仲淹一出场,似乎伴随着窘状窘境,与我们心目中的形象有违和之感,但我们说人无完人,范仲淹实乃性情中人,剧中宋仁宗虽直赞其是朝廷之上的一股难得的清流,但身为人臣,却也有着自身的短板,故而在其政治生涯中虽有重用,但也一再遭贬谪。

这不,剧中郭皇后一个不小心把仁宗打了,仁宗发出“德不配位,强留,并不是对她的慈悲”的感慨后,在吕夷简的推波助澜之下,趁机把郭皇后给废了,此时,仁宗口中的“无瑕君子”范仲淹以古未有之来反对废后,因此而被贬至睦州。

46岁的范仲淹被贬至睦州任睦州知州。在睦州为范仲淹接风洗尘的是葛闳。葛闳应是京官,当时应是回乡省亲,故而两人能在睦州相遇。虽遭贬谪,范仲淹依然能笑对人生,真正做到“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”的乐观坦荡,并有感而发,写了一首长诗《和葛闳寺丞接花歌》。

这首诗是由一老卒自述身世而引诗人自己的感叹。老卒曾在琼林苑做花吏时的荣宠与得意,到因罪获贬的人生遭际引起诗人同感和共鸣。但相较老卒的自苦自悲,沉沦颓废,诗人却能达观坦荡,笑对贬谪。其中有这几句:

朝违日下暮天涯,不学尔曹向隅泣。

人生荣辱如浮云,悠悠天地胡能执。

贾谊文才动汉家,当时不免来长沙。

幽求功业开元盛,亦作流人过梅岭。

我无一事逮古人,谪官却得神仙境。

自可优优乐名教,曾不恓恓吊形影。

面对宦海浮沉,诗人宠辱偕忘,“朝违日下暮天涯,不学尔曹向隅泣。人生荣辱如浮云,悠悠天地胡能执”,人生荣辱不过是过眼云烟,无须执着于功名利禄,利益得失,汉代贾谊、唐代刘幽求,都有文才功绩,依然惨遭贬谪,尚有人生失意之时。而我范仲淹成就不比古人,虽贬谪,但被贬至桐庐这样的好地方,更无须自怨自艾,愁苦不堪。借此诗,诗人更希望能与老卒共勉,希望能摆脱愁苦之态。“我无一事逮古人,谪官却得神仙境。自可优优乐名教,曾不恓恓吊形影”,在诗人眼中,被贬并没有什么大不了,而贬谪之地,风景很好,这么美,有什么理由在此哀叹呢?

当时睦州的府城就在现在的梅城。他在《与晏尚书书》一文中曾直白地表达自己乐享山水的心境。郡之山川,接于新定,谁谓幽遐,满目奇胜:衢歙二水,合于城隅,一浊一清, 如济如河,百里而东,遂为浙江。渔钓相望,凫鹜交下,有严子陵之钓石,方干之隐茅。又群峰四来,翠盈轩窗,东北曰乌龙,崔嵬如岱;西南曰马目,秀状如嵩。白云徘徊,终日不去。岩泉一支,潺溪斋中,春之昼,秋之夕,既清且幽,大得隐者之乐。——《与晏尚书书》

范仲淹不仅没有悲苦之情,更能呈现出乐天乐道悠然自得的心情,无怪乎宋仁宗也一再说很喜欢他的这句“朝违日下暮天涯,不学尔曹向隅泣”。不仅如此,他还主持疏浚了梅城西湖等水利设施,修建了南北向连接的堤坝,后人称之为“范公堤”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